#12 Paolo Roversi“宝丽来相纸用完之日,就是我的末日”

宝丽来8×10 英寸相纸自1980 年问世。它成就了Paolo Roversi 与众不同的画质摄影风格,但是随着两年前宝丽来停止生产底片,Roversi 的创作生涯面临重要的转折点:是坚持自己的技术,还是向数码摄影投降?


“我所拥有的存货还可以坚持几年时间,但总有一天会用完的。那将会是我的末日。”


艺术评论家总爱用大师的名字指代其作品,他们喜欢说“这是一张伦勃朗”,而不说“这是一张伦勃朗的画”,好像伦勃朗是某种艺术派别似的。而在时尚摄影领域,同样有少数的几位,他们的作品风格极端统一和个人化,以至于我们一看到属于他们风格的作品便能直呼其名:Lillian Bassman!RichardAvedon!Helmut Newton!Paolo Roversi 也是其中之一。

无论是为《Vogue》意大利版拍摄定制服大片,为《i-D》拍摄前卫设计师作品,还是为《T》杂志拍摄明星,Roversi 始终保持着他用Deardorff 大画幅相机、Mag-Lite 闪光灯和彩色滤镜打造出的画质摄影风格,让人过目难忘。模糊的轮廓,深邃的颜色,柔和的光线……那些透露着古典美的人物肖像仿佛来自于胶片摄影发明之初的19 世纪末、20 世纪初,在修片泛滥的当代显得格格不入,自成一派。“摄影里的每一项技术都非常古老。我使用的这种技术或许在我之前从未应用于时尚摄影,因为它要求的长时间曝光让模特很难动起来。这门技术并不容易操作,但对我来说会简单一些,因为我用宝丽来相片进行拍摄,可以即时查看效果。”

1970 年代末期,Roversi 已经发展出一套与众不同的二次曝光风格,通过在照片边缘加上第二种颜色,让图片看上去有种油画的质感。与此同时,他也渐渐体会到时尚摄影的妙处,毕竟新闻摄影在乎的是还原真实,与他信奉的“摄影应是真实与梦想的结合体”的理念互相冲突。

1980 年为Christian Dior拍摄的化妆品广告终于为Roversi 在时尚界打响名气,同年宝丽来公司推出8×10 大画幅相纸,很快变成了他的标志。为什么选择用一次成像作为创作的媒介? Roversi 的解释是,宝丽来能制造新颖的色彩层次和光影反差,此外还能让他随时观察拍摄效果,及时应变。而且因为没有底片,每张照片都是天下无双的,这让他的作品更具收藏价值。

 

 

 

B = 《外滩画报》
P.R= Paolo Roversi

B:你一直生活在巴黎,它是否依然给你灵感?
P.R:1973 年我来到巴黎,就再也没离开过。那里早已是我的家,我平时说法语,对那儿的一切都习以为常,已经不可能搬去别的城市了。今天的巴黎不是摄影师的天堂,但它是当之无愧的时装之都。所有有才华的设计师都必须来巴黎证明自己。所以巴黎仍是时尚摄影中心。
B:你会去看时装秀吗?
P.R:偶尔会去,但我的习惯是从不带照相机去看秀,我只用眼睛看。时尚就像奔腾的河流,永不静止,所以你必须时刻观察它的走向,用双眼去发现。
B :比起外景,你是否更喜欢在影棚内工作?你出过一本名叫《工作室》的摄影集。
P.R:没错,因为我把影棚当成自己的家。在我刚开始拍照的那些年里,影棚就是我家的一部分,我的客厅、卧室都曾被改造为工作室,地方不够用的时候还得把床搬出去,我很怀念那段时光。直到今天,我的影棚依然相当局促,和那些奢华的纽约影棚相去甚远。
B :人们赞美你捕捉光影的技巧。你最爱用哪种光?
P.R:自然光是一切的基础。早在摄影这门学问刚刚创立时,Félix Nadar(法国摄影家)曾说过,“用光的技巧人人能学,难的是感受光的情绪。”即便是简单的光线也不易掌控,被拍者在什么位置,他旁边和后面放了什么,阳光照射的角度,是否有云,都会对结果产生影响。
B:既然掌握用光很难,你是如何学会的呢?
P.R:我不能说我已经学会,至今我仍在学习,仍在探索。这就是为什么我喜欢摄影。我从未接受过专门的摄影课程,我是在给别人当助理的过程中慢慢学习用光的。研究摄影大师和绘画大师的作品也让我受益匪浅,我一直说,我所做的不是发明创新,只是向前人取经罢了。
B:多年来,你的摄影手法发生过变化吗?
P.R:是的。早期阶段,我的用光简直可以用“僵硬”来形容,我非常在乎光线,甚至有些怕它。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已经非常了解彼此,我用起光来也随意得多。以前的我会炫耀自己用光的高明,现在我反而会掩盖这一点,让人感觉是被拍者在操纵光,而不是我。
B:现在你还是只用大画幅相机拍照吗?
P.R:大多数情况下是的。8×10 英寸相机绝对是我的最爱,用它拍照我感到特别自在。这也是为什么我常把曝光时间设置为1 秒钟以上的原因,有时是1 秒、2 秒、3 秒,有时是20 秒、30 秒。我从不担心曝光时间过长,我的快门很少会短于1/4 秒。但我也会使用其他相机,也会尝试数码和胶片。也许我会用我的8×10英寸Deardorff 相机先拍一会,两小时后再改用莱卡或Linholf,这完全取决于灵感——就和你吃色拉加不加醋是一个道理,没有人愿意永远只尝试一种口味!
B :为何你唯独钟爱长曝光?
P.R:这与我通常拍摄肖像有关。对人物摄影来说,眼神很重要,而当我使用慢门曝光时,被拍者的眼神就会显得更深邃,更感人,更人性化。我不知如何解释其中的道理,但事实如此。
B:你的作品以黑白照片居多,这是不是因为黑白照片比彩色照片更吸引人?
P.R:我的创作习惯没有逻辑可言。我总是试试黑白,再试试彩色,看哪种效果更好。我享受自由、即兴的工作过程,有时我根本不特意布光,灯具原先怎么摆着,我就怎么拍。你知道很多创意都来源于事故和错误。
B:在一次重要的拍摄前,你是如何做好准备工作的?举例来说,在进行“上下”的拍摄前,你做了哪些功课?
P.R:老实说我并没做什么特殊的准备,我只是准备好自己的心情而已。“上下”与我的合作非常自然,我认为它的设计风格和我的摄影风格有不少相似之处——怀旧的情绪,纯粹的形态,还有触感。当你看到“上下”的羊绒面料,你会情不自禁地想要触摸它,我希望我的作品也能让人有这种渴望。
B:除了时装和人物,你平时会拍些其他东西吗?
P.R:我不是那种每天拿着相机到处拍照的摄影师,错过某个漂亮的景或人时,我不会说,“真后悔没带相机!”和任何工作一样,摄影讲究心情,毕竟我不是一台相机。
B:哪种人物是你乐于拍摄的?
P.R:没有具体的标准。之前我为《Acne Paper》拍了Tilda Swinton,她的表现棒极了。她戴着假发扮演疯癫的Marchesa Casati,简直神性兼备。不同于模特,Tilda 展现了女演员的非凡表现力,她能诠释100 种角色!至于我个人最爱的模特——Guinevere、Natalia 和Malgosia,她们的身上都带有谜一般的特质。Malgosia真是个有趣的姑娘,她会独自在我的影棚过夜,第二天告诉我说她晚上看到了奇怪的东西(鬼),但她一点都不怕。
B:你有修片的习惯吗?
P.R:我会修片,但是相当谨慎。宝丽来相纸的一大特点是它很难进行修饰,它的表面太脆弱了,而且多年来我已经学会接受它真实的样子,拍出来什么就是什么。当然,有时为了满足客户的需要,我还是会在Photoshop 上进行一些调整。但我坚决反对过度修片,因为那样的话,照片就没有灵魂了。
B:你会关注其他摄影师的作品吗?
P.R:是的。看到优秀作品时,我会羡慕、嫉妒,但更多时候是庆幸,庆幸自己没有接难搞的活,或是犯别人犯过的错。
B:你使用的宝丽来相纸停产了,对此你可有对策?
P.R:我感到无可奈何。我所拥有的存货还可以坚持几年时间,但总有一天会用完的。那将会是我的末日。
B:你对将来有何打算?
P.R:眼下我正计划拍一部电影,自编自导。剧本在筹备中,因此不方便透露细节,但我可以说,它将不会是一部典型的爱情电影。

本文转自《外滩画报》,原文点这里。Paolo Roversi可以安心了,8X10复活了:)

  1. 8×10 polaroid,讓人沉醉,一旦開始了,便不能自拔。
    ………………真的是回頭太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