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Interview Project 对话TIP创立人Dr. Florian Kaps

宝丽来时代,不置可否,在2009年10月划上了句号。 由Dr. Florian Kaps创立的The Impossible Project复产计划轰轰烈烈一路走来,从早先PX 100相纸返厂,到PX70 FF的雪花斑, 再到PX 680, 一年多来相纸避光的问题仍然存在;同时,新相纸价格持续涨高,争议不断。

4月26日,Dr. Florian Kaps带领The Impossible Project团队来到草场地阿尔勒摄影季,为即时成像爱好者们带来名为“《不可思议》非数字即时摄影工作坊”,向观众展示相纸成像原理,拍摄技巧和注意事项。活动现场,The Impossible Project团队提供了PX 600 UV+, PX 100等各种相纸,并鼓励在场观众尽情使用。工作坊结束后,活动现场邀请日本摄影艺术制作人本尾久子,The Impossible Project阿尔勒展览策展人瓦莱丽·赫斯莱文,宝丽来摄影师杨弘迅及独立创作人爱米共同讨论即时成像的在数码时代的生存问题。
 
 
 
现场售相纸

我用哪台好呢

我拍

我移

送给Dr. Kaps的礼物

于此同时,The Impossible Project为草场地阿尔勒摄影节带来了8位摄影师的作品,其中四位来自欧洲,四位则来自于中国。全部展览和工作坊均在草场地彤德艺画廊举办。The Interview Project有幸采访到Dr. Florian Kaps,和他共同讨论中国即时成像爱好者共同关注的问题。以下是采访内容。

据我所知,这是您和The Impossible Project团队第一次来到中国大陆,那么您本次来参加草场地阿尔勒摄影季的初衷是什么?

我们曾经去过香港, Milk杂志四周年的合作活动,这是第一次来到中国北京。首先,在去年法国阿尔勒摄影季上,我们参加了其中一个展览环节;今年收到草场地阿尔勒摄影季主办方的邀请,中国之行得以实现。其次,我们对中国很好奇,同时想知道不同国家的摄影师对新相纸的尝试和不同使用方法;因而我们赞助由三影堂摄影中心推荐的四位摄影师进行即时成像的创作,结果出乎意料。这正是即时成像的魅力所在。

我想知道你对即时成像在中国的市场有多少了解?

我并不是太了解中国市场,可能相比欧洲来说,中国没有多少相机,因而市场会有局限。

在中国有个很传奇的社交网络叫做“豆瓣”,其中一个叫做“宝丽来不撒谎”的小组里有超过11150的关注量。其中很大一部分人是在The Impossible Project复产后开始关注即时成像摄影的。于此同时,中国即时成像玩家一直以来都身体力行,比如说“宝丽来研究所”,他们创立博客,收集一切关于宝丽来产品的资料,从相机介绍到相纸使用等,努力地在推动国内即时成像在数码时代的发展。然而,面对我们广大即时成像爱好者的最大问题在于,首先,相纸供不应求。我早先在香港的官方网站上定了20盒相纸,除去邮费300元,关税还收了400人民币,这个价格对大多数中国玩家来说是不能接受的。其次,新相纸的使用问题令人担忧。

这些都是我不知道的。现在亚洲的相纸产品都在东京,到达中国大陆确实存在些困难。这些问题都是我们在努力要去解决的。

您有过在中国开设实体店铺的想法吗? 像Lomography Gallery Store一样开设官方店铺?

目前由于我们对中国本土市场了解有限,暂时没有开始实体店铺的打算。但我们会和一些摄影器材店铺合作,开设The Impossible Project专柜,比如说我们在上海有代理。但相对于上海,我们对北京更感兴趣。

我曾经在Lomography做事,非常了解北京和上海人在消费观念上的差距造成北京市场的竞争力并不是太强。

相对于Lomography的产品来说,我个人认为即时成像的艺术性更强,一定能吸引很多的玩家,无论上海还是北京。(Dr. Florian Kaps在创办The Impossible Project是Lomography总部的头头)

关于数码时代的胶片摄影,是近些年大家共同关注的问题,从尼康胶片相机的停产到柯达关闭其冲洗店,胶片摄影的未来到底有多远?但于此同时,我们又从The Impossible Project的复产计划和Lomography增开胶片生产线中看到了一丝希望。我也一直在推广 “The Future is Analogue”这个观念,请问你是怎样看待的?

数码摄影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传统胶片摄影,让摄影变得更加的容易。而在我看来,即时成像摄影是数码摄影和胶片摄影的完美结合,它使像数码摄影一般的在拍照之后看到影像,同时又兼备的胶片的独一性,无法复制。

对于众多即时成像摄影师来说,一次成像胶片的独一性又把他们挡在了商业艺术的门外。毕竟画廊是以赢利为目的的,而很少有人愿意卖他们的宝丽来作品。

拿其他摄影作品打个比方,从第1版到第10版,再从11版到100版,这样的运作也是没有什么太大意义的。我觉得把即时成像作品拿来作为当代艺术作品,是新一代画廊所要去做努力的。

您觉得The Impossible Project目前最大的竞争者是谁?数码摄影还是富士一次成像?

我认为数码摄影是我们的好朋友,先放到一边。富士的相纸成像太过逼真,他们的确用非常好的材料,但过为真实的成像缺少艺术感。

The Impossible Project的下一步计划中提到复产8 × 10, 20 × 24大画幅,同时也提到新相机生产计划,能透露些内幕吗?

这是一个秘密。我们邀请到原先宝丽来公司的团队,世界上最优秀的相机设计师, 众目以待。

本文转自:http://www.douban.com/note/147856286/ 作者:Funky Muesli

  1. I LOVE Polaroid VERY MUCH~~! It`s a so amazing art and I`m so happy that polaroid can light up ag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