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Julian Schnabel的波拉影像(上)

朱利安·施纳贝尔(Julian Schnabel,1951— )出生于纽约,生活在长岛的蒙托克。1965年,他和双亲移居德克萨斯的布朗斯威尔,后来进入休斯敦大学就读。1974年,他回到纽约,在惠特尼博物馆参与独立研究课程。

Image©Ed Jansen

 

 

 

 

JULIAN SCHNABEL, Untitled (Self-Portrait), 2008.
All original Polaroid prints, 61 x 51 cm. All © Julian Schnabel. All courtesy Bernheimer Fine Art Photography, London.

1978年,施纳贝尔在欧洲旅行,专注于研究意大利绘画,尤其是安杰科里、乔托和卡拉瓦乔的作品。同时,安东尼·高迪在巴塞罗那的建筑也深深吸引了他。童年,他开始了自己的绘画创作,1979年他的作品在纽约的玛丽·布恩画廊举办第一个个展。如今他的作品在世界各地展出,曾经参加了威尼斯双年展。他的绘画和雕塑还举办过规模宏大的回顾展,并且被世界各地的博物馆和画廊收藏。1996年起,他还写作电影剧本,并且亲自导演电影,并且受到威尼斯电影节的邀请,至今已有多部电影获奖。而现在我们所看到的波拉作品,则是他第一次所呈现给观众的静态摄影。

施纳贝尔在脑海中有许多画面。作为一个美国画家和导演,却在过去几年中拍摄了许多不同寻常的画面,使用的是上个世纪70年代罕见的20×24英寸的波拉相机。这些引人瞩目的大尺寸波拉画面,既有黑白的、彩色的,也有棕色调的。这些作品都具有强大的审美力量和感人的氛围。

施纳贝尔是在2002年拍摄第一幅波拉片的,接下来一发而不可收,一下子就积累了数百幅画面。他说:“这些照片恰好是一些幸运的巧合——有人给了我这样一台曾经用于拍卖行的照相机……我从未想过自己是一个摄影家。”然而一切的发展却是如此迅速。“我使用照相机开始记录一些我完成的空间和物体,就是这样而已。”

的确,他使用照相机就是拍摄身边的画面,他的家庭和他的朋友,他的工作室和展览会上的绘画和雕塑——将他的生活和工作用画面连接了起来。其中包括充满人情味的人物肖像,如里德、多明戈、鲁尔克以及赛多等。还包括在曼哈顿的私人房间,由他自己设计和装饰的,布鲁克林、蒙托克等地的工作室。他以画家敏锐的目光记录身边的一切,包括旅途中的所见。他说,波拉就是为他而存在的画面,是“记录”,是他生活全方位的档案。然而,不经意之间,所有这些稍纵即逝的瞬间转化成为高度个人化的诗意的影像。这些似乎具有魔幻力的影像,有的带有丰富的幽默感,有的则具有艺术品的宏大力量。这些是友谊的影像,爱的影像,具有生活的活力,也可能带有悲伤。但是有一点是无可置疑的:生活的记录转换成了艺术。


图为Mickey Rourke


图为多明戈


左为村上隆

Lou Reed

施纳贝尔的拍摄源于他头脑中已经有了画面,包括他用不同方式所创造的艺术,比如绘画,雕塑。在摄影上,大画幅的波拉相机不仅仅提供了最明显的视觉空间,同时也夸大了艺术家的直觉空间。这样一种唯一的、独一无二的画面,更像是原始的针孔相机,而非精密的设备,而且从取景屏中看到的画面是颠倒的。同时,整个过程又是如此简单,就是收集光线然后很快就转化到相纸上——似乎整个过程就是收集光线的过程。从这一层意义上看,也许照相机最适合的对象就是画家了,尽管操作起来是如此的笨重。

本文转自林路老师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