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Julian Schnabel的波拉影像(下)

其实施纳贝尔在用照相机聚焦自己的生活时,就是在本质上对自己生存的质询:

我是谁?为什么我生活在这里,在此时?这些都会引起我们对生活死的思考,包括画面中出现的他的父亲(去世于2004年)以及他的朋友图克·基里。时间在这里静止了,凝固了。照片回到了过去,拒绝和逃离了死亡。这是施纳贝尔全部作品的中心主题所在。正如他在一次访谈中所说:“我们都是自己身体的囚徒,是死亡和自然的囚徒。尽管通过艺术我们可以逃离,但是对于我来说,主要就是面对即将来临的死亡。”



那么对于这些波拉画面的观众来说,他们看到了什么?他们既不是偷窥者,也不是闯入者,他们会在这些照片中幻想自己的故事,折射出他们自己的生活,有意识地感知这一切。他们可以凭借艺术家的洞察力,开始自己独特的旅程。于是,距离感消失了,照片似乎揭示的就是自身的状态,是我们自己的沉思冥想。也许这就是施纳贝尔所希望的,通过他的照片所传递的一种感觉或者意识。




至于这台相机,20×24英寸手工制作的波拉相机,在世界上只剩下六台。这台笨重的、原本只是用于室内影室的照相机,在施纳贝尔的挪移下,自由活动于室内和室外。用施纳贝尔的话来说,就是一个复杂的玩意,就像是一个小型的工作室。尽管到了今天这样一个数码摄影的时代,波拉相机的狂热爱好者们依旧坚信,没有什么可以和这样一个巨幅的波拉相机相抗衡的。或者说,最后画面中的微妙差异和独特的影调,也是当今数码技术所无法模拟的。正如施纳贝尔所说:“这是一种最为纯净的摄影形态,你在同一个瞬间拍摄和制作照片。”每一张画面都是独一无二的,没有负片可以再一次复制。因此,波拉的不可复制的唯一性是如此的重要,这是真正的照片。所以,凝神屏气,花点时间站在这些画面前面,感受一下一个即将消失的时代留下的独特气息,还是很有必要的,是吗?

听听朱利安·施纳贝尔怎么说的:艺术可以将你带入永恒的呈现空间,让你亲历所看到的每时每刻。从传统上说,摄影应该是捕捉那些已经消失的事件,但这并非是我所追求的。摄影是将过去带入你可以看到的现场,从而被称之为艺术。一张照片之所以吸引我,是允许通过一个细节引发自身的力量。

这就够了。

本文转自林路老师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