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M,你好嘢!

先恭喜研究所的老朋友TM,日前刚刚获得世界记录(World Records Academy)确认,成为世界上收藏一次成像相机最多的人!媒体报道对这项记录的报道已经够泛滥,研究所换个角度,来讲讲这位低调的香港宝丽来收藏家。

 

 

 

 

 

 

 

 
 
 
 
 
 
 
时间回到4月21日,香港宝丽来收藏家TM(黄定敏)在树理大学为自家收藏的上千台一次成像相机拍摄大合照,顺便将这批收藏申报世界记录(World Records Academy)。TM与好友从早上9点忙到下午3点,才将相机们分门别类铺满球场,最后合影留念,“我已不记得在这些东西上花了多少时间,现在看看也觉得自豪。”TM不无腼腆地说。

问起是为何准备做这样一件费时费力费心的大事,TM答的最多的是“责任”。2008年宝丽来宣布停产相纸时,TM已准备好让家中的收藏束之高阁。2009年TIP打算恢复底片生产线时,TM鼓励大家多玩多支持,那时对于宝丽来的未来,并没有想到太多吧?直到2010年初,TM去到荷兰enschede宝丽来工厂,写下充满希望的参观记录,看到一帮已经退休的宝丽来老员工仍在厂里忙碌,他们说,能在宝丽来上班是一辈子最光荣的事,他们要延续这种荣誉。其中一位老人在得知TM有那么多宝丽来相机时,问他“你想没想过为这个品牌做点什么呢?”这句话,让TM思考了许多,“有没有可能,通过我的曝光,令到更多人知道宝丽来,并再一次爱上它呢?”

其实在宝丽来界,稍微玩深一点的朋友都知道TM的大名。这位宝丽来达人藏机无数,各类机器的迷思更是难不倒他。之前在国内宝丽来论坛“Polalife”上,TM热心地兼任版主,香港、台湾的坛子也常常见到他的身影。

TM究竟藏着多少部一次成像相机呢?世界记录(World Records Academy)给出的答案是1042部,我们都知道数量远远不止这些。八九岁时从父亲那里接过的Kodak一次成像相机,让俩父子玩得忘乎所以。可惜母亲见相纸太昂贵,悄悄藏起相机。几年后父亲去世,母亲再翻出这台相机,默默地留了下来。大学时TM学平面设计,开始对摄影产生了浓厚兴趣,正好碰上搬家母亲再次翻出那台相机,“我突然想起小时候玩拍立得的乐趣,再看看与父亲一起拍的照片,对宝丽来的喜爱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真正开始收藏是接触到ebay,“那真是可以用疯狂来形容。”TM笑着说。“那时香港买一台机,即便是SX70这样的,拿今天的价格来讲,也算是相当便宜,贵的一直是底片。”对于相机的痴迷,让TM收进一台又一台,完全停不了手,这些收藏都可以在TM的网站上(olala.hk)看到。

接下来,TM会继续走在宝丽来推广的路上,也许困难很多,也许前路渺茫,但不管怎样,仍会继续走下去吧,加油:)

奉上一段世界记录(World Records Academy)与TM的采访,编译得有点匆忙,如有错误请指正。

World Records Academy(以下简称WRA):什么时候开始收藏相机的?

TM:1992年。

WRA:可有相机收藏的名单呢?

TM:你可以在olala.hk上查到。

WRA:其中你最喜欢哪款相机?

TM:原型185、konica instant press、FUJI slim ACE、FUJI instax 500AF、instax mini 55。

WRA:给我们介绍一下最古老或最稀少的机型吧。

TM: YC 75 x 100 (中国制造)、Chrislin insta camera、 polaroid 185 (原型机)、Foton ( USSR)、Wisdom alpha masamune、Polaroid experimental model 002、Joycam – series 90SE、Image system (display model)、SX-70 Freitag white and silver edition 500 ( made in Brazil ) 、one600 Panna cap&pep 636 close up ( factory test model ),目前部分机器正在上海宝丽来画廊(polagraphy)展出中。

WRA:那么你仍在寻找哪些机型呢?或者你还想拥有哪些机型?

TM:很多!比如卡地亚的gold spectra 1000 ( made in Brazil);SX-70 sonar autofocus gold limited ediotion;690 x porter (limited ediotion);milk x polaroid pin hole foton 2 / foton 3 / foton wellFM / foton 5 / foton pack;1200FF x porter;xihu yx1;20×24 polaroid……..

WRA:你在一些节目或活动中展示过你的收藏吗?

TM:并没有哎,我只在本地的商店和小型展览中展示过他们,像是2006年的“polala”上展示了400台;2008年“our last polaroid”上展示了80台;2010年“instant reborn”中展示了50台。我现在希望参加更多的活动,分享我的收藏。

WRA:你是摄影师吗?或者说喜欢拍照吗?你觉得随着数码时代的来临,一次成像摄影是否已是昨日黄花?你认为一次成像还会被继续使用吗?

TM:我不是摄影师,我只是在日常生活中用不同类型的一次成像底片拍摄。数码摄影并非胶片和一次成像摄影的杀手,当越来越多人使用数码时时,也许更多人会喜欢用胶片和一次成像相机记录生活。

WRA:你的收藏都放在哪儿?你的家人如何看待你的收藏?

TM:我租了一个小地方放他们。我的妻子说“只要不把他们放在家里,那么一切OK”,你瞧,她很支持我的收藏。

WRA:你还在继续收藏?你的目标是什么?

TM:是的,继续着,但我在数量上没什么目标了,我想应该很难在找到更多的(机型)。10年后,大概我还能找到100台机器,因为现在已经没有新机器,及那些我不曾有的机器实在太过稀少。

WRA:你大约在收藏一次成像相机上花了多少钱?

TM:大约100,000- 130,000美刀。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lNPztaXmz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