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相机我爱

「南国日和·晴」是我默默追随好久的部落格,好巧的是主人Harry也是宝丽来爱好者。看到他这篇文章时我就想转过来,每个人的宝丽来故事都不一样,他的,特别吸引我。原文在这里,需翻墙。

多年前的生日收到这台拍立得相机,我和大部分的朋友一样,因为和预料中截然不同的影像结果而喜欢上它。我拥有的这台是后期Autofocus 系列中被称为声纳机的SONAR Onestep SX-70,拥有自动和手动两种对焦方式。镜头上方长得像昆虫复眼的圆形金属,能发出潜水艇般的声纳对焦。因为多了这项华丽装置,机身硬是比原型SX-70 多了一截。另外机身下方还附有脚架孔。使用的底片则有专用的TimeZero底片(ISO 150)和09年停产的600型底片(ISO 640,原文误为600,有修改) 两种选择,使用后者时因为感亮度较高必须加装减光镜,并以刀片加工削除上四个凸点,或装底片时于衬底塞入纸卡也能使用。

Polaroid的拍立得底片和传统的银盐底片保存方法不同,低于摄氏13度便有可能无法正常使用,底片过期后色偏也更明显,无法囤积的特性让许多爱好者困扰不已,2009年宣布底片停产曾一度出现相机抛售潮。随着去年奥地利商人Florian Kaps成立The Impassable Project 开始发行多款新型兼容底片,使得这一系列无底片可用而被大量抛出的相机再度抢手。

从没有脚架孔的原型机到声纳机,SX-70 的族谱拢长。爱好者更是族繁不及备载。分割拼贴风景的David Hockney、为艾丽斯拍照的Wim Wenders 、积极替女性留下青春肉体的Araki Nobuyoshi、或是日剧中纯粹耍帅的木村拓哉。我曾在京都旅行时将它放置在脚踏车前方菜篮内,禁不起一路震动摇晃,导致内部反光镜被震动脱离,而让我沮丧不已。直到在台北找到师傅修理复原后才松了一口气。从此旅行时只敢小心翼翼将它放在随身背包中,深怕大意让它再度离我而去。

摄影凝结已逝的时间,拍立得更进一步将过程跳过了冲洗店缩短到几分钟,显影的过程与时间并行前进。同一盒底片连续按下快门,也得不到相同的照片。每张拍立得底片都有一个药包(白色框较宽的边),曝光后底片经过吐口的滚轮,将药包内的显/定影剂挤破平涂在底片上,不确定的物理性让照片变得独一无二。这让我忍不住要说,我选择了时间按下快门,SX-70它决定了照片。

SX-70 SONAR ONESTEP

1976年发行

尺寸:折叠后2.5cm×22.9cm×10cm

对焦:超音波自动对焦/手动对焦切换

镜头:4枚构成116mm F8光学玻璃镜头

距离:26cm 接写镜~无限远

快门:14秒~1/180秒 电子无段快门

测光:自动测光

具备明暗增减功能调整

电池内建于每只底片盒中

当年发售价格:299.95美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