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Impossible Project – Open House 2011(上)

早前时间,TIP向全世界的宝丽来粉丝发出邀请,欢迎大家在五月九号开放日这天参观TIP工厂和享受特别折扣价相纸。这是一向低调的TIP首次向公众敞开大门,让我们跟着参观者Vinyl Ivan的步伐,一起揭开TIP的神秘面纱。

写在前面的话

2011年5月9日,一家位于荷兰恩斯赫德,被称为“不可能计划”的前宝丽来工厂敞开了大门,迎接来自世界各地的宝丽来粉丝们。对于一些不熟悉“不可能计划”的朋友们,这里先做一个简短的介绍。作为前世界上最大的即时显影胶片的生产商,宝丽来于2008年停止了其全线的胶片生产,并且开始关闭其遍及全球的工厂。几乎所有的宝丽来工厂都被拆除。除了这家位于恩斯赫德的工厂。一群坚定执着的即时显影摄影的追随者,一群前宝丽来公司的雇员,还有商人,他们聚在一起,就这家工厂拆除前,合力买下了这家工厂。在原有宝丽来化学工厂消失殆尽,这一团队在被人看来“几乎不可能的”情况下生产出了全新的宝丽来相纸。至此,“不可能计划” 诞生了。

周一的早晨

到恩斯赫德大概要花一天的时间,估计要起一个大早。整整一天啊!我真的想要花上3到5个小时来坐公共交通工具去恩斯赫德吗?我可以安逸的呆在家或者去逛逛本地的杂货店。但一想到可以有机会参观这个工厂——这一世界上最后一个生产即时显影胶卷和相机的神秘工厂,怎么可以放弃? 最后,我依然决定背上我的尼康和宝丽来相机前往。是的,确实很重,但我觉得可以克服。当列车途经那些充满诱惑的城市:比如沐浴在晨光中的阿姆斯特丹, 比如充满有趣老房子的艾蒙斯福特,再比如河畔的古镇德文特。但我义无反顾得奔赴到了目的地恩斯赫特。

公共汽车
当我选择搭乘大巴穿过恩斯赫特市区前往工厂时,并没有想象得那么顺利。或许是广播的音乐太迷人,以至于司机“遗忘”了我,于是她把我放在了下一个路口。正当我庆幸时,我又发现我忘记刷了我的交通卡。好了,这下我要被罚掉4欧元。不过好在终于我抵达了工厂。在去工厂的路上,一些指示牌又找了我不少麻烦,马龙寄给我的一张工厂的照片帮了我的大忙。

欢迎
当我和一群来自法国巴黎的朋友来到“不可能计划”的领地大门前,伫立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座巨大的灰色建筑物。一名工作人员带领我们这些参观者穿过大楼的大厅,进行这场“不可能计划”的发现之旅。

接待区面积不大,接待大厅只有一个柜台和储物柜。大厅里还有几个销售专柜,但仅在每周五开放。来访的人聚集在这个小房间里,在柜台上进行访客登记,等待参观的开始。在接待处,你就可以遇见“不可能任务”的特别联络官员:马琳科勒瑞特!

厂房真的很大,能想象曾经的宝丽来公司拥有这样大的建筑,况且这只是一个主楼。

到了,我们终于抵达“不可能计划”的总部。

每周五,你可以在公司大门口那个零售部买到宝丽来相纸。

“不可能计划”的成员:维姆(质检经理)

这些产品从厂区运进接待大厅,放置在柜台后面的储物柜上。质检经理维姆首先检查了我的宝丽来600相机是否工作正常,接着卖了我2包新款的宝丽来彩色胶片PX680

一些陈设的相机也静静得躺在展柜里,等待新的主人

在前往厂区的楼梯口,我被一副装裱在画框内的老海报所吸引住了。在画框右边有这样一小段描述“这幅画曾经悬挂在位于努德哈根(一条位于恩斯赫德的街道)的宝丽来太阳镜工厂的大厅中,时间为1967-1979.”由此,宝丽来的历史和恩斯赫特走回了一起。

一盏巨大的装饰灯从顶部垂直落下。

“不可能之旅”

由于我没有及时抵达,因此错过了注册参观的时间。感谢马琳增补一个额外的参观名额给我。旅程将在下午2点结束,因此我知道很快将进入提问环节。在食堂,我们受到了欢迎。但让我最吃惊的还是这一台宝丽来的平板电视。

欢迎来到2011年不可能计划的开放日

这是真的吗?没错,这确实是一台宝丽来的电视机。这一预示似乎想告诉人们产品以及摄影的品牌多样化。但事实这将是在这次旅程中我们最后看到的宝丽来产品。

问答环节

我们聚集在一起进行等待问答环节。安德巴斯曼先生推掉了会议,百忙之中来给我们介绍关于这个在2008年被宝丽来公司卖掉的工厂如何成为不可能计划的故事。安德巴斯曼先生风趣幽默,他说“工厂里都是些古老的,但很可靠的机器设备,就像工作在这个不可能计划里面的人一样

死亡?

当宝丽来宣布关闭它的即时显影胶片的生产时震惊了全世界的宝丽来粉丝们。但宝丽来自身的困难也是客观存在的——即时显影胶片市场的萎缩以及大量产品库存的挤压。另外,这些工厂生产的单一化也是因素之一,要么是生产电池,要么是生产包装盒,要么是生产化学显影剂等。想要裁减这些遍及全球的工厂确实非常困难,即时停工也会耗费巨额的资金。在2007年11月,宝丽来停止了其产品的生产,并且开始拆解第一家化学显影剂厂和电池厂。同时,宝丽来也考虑到其大量的粉丝,那些想买即时显影胶片的。然后,停产的消息在全球范围引发的抗议也令宝丽来公司倍感意外。但宝丽来的爱好者必须接受全面停产这个事实。直到一群“老伙计”开始买下这家位于恩斯赫德的宝丽来工厂,这群坚信即时显影摄影未来的人从2008开始了这个“不可能的计划”。

挑战
2008这个年轻的团队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制造出一个全新的彩色化学显影系统。因为宝丽来原有的系统不能使用。而且,宝丽来第一个关闭的工厂就是化学产品工厂。另外,宝丽来的原先配方包含的一些化学物质由于环境和健康的标准条例而不再能生产。他们居然只花了18月就复产出了新的宝丽来产品。

反馈
为此,这个团队激发了强大的学习性,很快从全世界各地狂热的爱好者那里得到了反馈。比如2010年推出的全新的黑白即时显影胶片:PX100和PX600 新的即时显影胶片比原来的产品多了30多种新的物质。

市场:新生代
不可能任务团队还将继续专注其传统的客户群体。新生代在其发现和了解即时显影摄影前,不是目标市场和客户。对于来自美国市场的广告宣传的要求,在产品尚未完善前应该不会进行。对于目前的产品,对于宝丽来质量有所期望的消费者可能会有些失望。换一句话说,经营管理是团队的核心。

消费者
不可能计划胶片最大的消费群体在欧洲,其次在美国和亚洲。看看在坐的听众我就能理解要迎合一名即时显影胶片爱好者有多么的不容易。因为,这里几乎没有“相似客户”。他们有男人,女人,未成年人,年龄有20多的,30多的,40多的甚至年纪更大一些的。他们从哪里来?有来自比利时的,荷兰的,德国的,美国的,法国的,还有来自遥远的新加坡的。最后,安德巴斯曼总结道: 我们最好的市场经理就是我们的消费者们。

这一群建筑物原本都是宝丽来公司所有。现在主要的生产设备都集中在一栋大楼内。新公司不可能计划租了50000平方米的厂区。

市场兼公关经理费罗坎普斯接下来开始回答参观者的提问。

消费者的抱怨
为了面向来自世界各地消费者,克服语言沟通困难这个难题,公司设置了专门的小组来应对产品销售的突发问题。

多样化与个性化
被安德巴斯曼先生称之为“10个银发人”的团队在2008组成的公司,现如今已经成长壮大,并且,目前已经有6位女性员工在不可能公司工作。这样使队伍相对年轻化,多样化一些。公司非常欢迎新鲜血液的加入,但要能做到独立操作机器,需要进行长达2年的培训。公司需要“能吃苦耐劳”的工人,并不需要管理者,需要能长期稳定在不可能计划工作的员工。

竞争
安德巴斯曼强调不可能计划的胶片色彩系统不同于原先的宝丽来和现在的富士的产品。费罗坎普斯形容富士的即时显影照片“过于完美”。 新的胶片在不同宝丽来相机能呈现出不同的效果,总能让人有着无限的期待。

新的胶片
有一些关于胶片类型的问题我不是了解,但我知道目前不可能计划正在试验生产难度非常大的8×10英寸的胶片。

新的相机
不可能计划的下一个计划就是生产一款新的相机。公司正在研发一款可以优化不可能计划胶片的新相机。尽管宝丽来SX-70是首选的相机,但他们依然梦想在2012年9月底photokina展上展出新的相机。尽管面临诸多挑战,巴斯曼先生说:“事实证明,不可能计划对我们来说真的很成功”

提问
提问源源不断,涉及方方面面,比如公司财务,产品的创新,新的胶片,还有些资深玩家询问关于宝丽来辉煌时期的那些特殊胶片。

接下来,参观的导游约翰维比克带领我们参观制造工厂。

库房很大,堆满了生产的原料。

宝丽来的标志依然在厂区经常见到。

我们进入了琼斯瑞登哈弗的房间,他差不多是工厂里仅存的能修理宝丽来相机的师傅。这里是一堆通过测试的宝丽来sx70相机。

宝丽来的各种配件

与琼斯的会面很有意思,特别是听他讲宝丽来sx-70的故事。他不仅给不可能任务的商店修理,还帮很多普通的消费者修理相机。

很多相机的型号我都说不出名字。

一架子都是宝丽来系统的相机还有些宝丽来1200型相机。

修理相机后的废弃的零部件

琼斯的工作空间有各种各项的宝丽来型号,我很喜欢这款橙色的SX-70

宝丽来大嘴怪相机

宝丽来医用相机

各种宝丽来

茶柜上的各种宝丽来

当一台相机准备出售是,琼斯总会用它为人物模特贝琪拍一张测试照片。模特贝琪一定是宝丽来界的“名流”(笑)。

证据是她的照片遍布整个工厂,甚至在楼道里电箱上。

实验室

由于被告之不可能计划团队全新研发了即时显影的化学配方。我们也有幸由工程师维比克先生带领参观了他的工作室。房间里堆放这各种材料。

在房间的另外一边,你可以找到宝丽来MP-4型相机连接着显微镜

一本老的化学配方书籍躺在工作台上,这是1986出版的第23版,但最后一版也没有更多的帮助,因为是出版在1992年,是第25版。

在这间房间你需要格外小心,到处都是化学用品

这是测试胶片的房间

又一个贝琪?啊哈,没错,这里是测试全新相纸产品的地方。

这个房间里面充满了宝丽来纪念品,作为测试新相纸的模特。

如果那个是相纸包装,那这照片得要多大啊,更别说相机了。

很多古老的设备随处可见,这是古老的气动邮件传送管道。

墙上是我们熟悉的标志,宝丽来黑卡的全家福。

各种版本的黑卡,我知道这个是一个系列而已。

这是另外一个系列,警世名言。

这是最近的一个系列,图案系列。

化学混合室

所有的实验是为了投入生产,换句话说,生产出来的产品为了确保每张照片同样的品质。当配方确定,配方的混合就在此完成。最好,摒住呼吸。。。

这些都是原料。

在房间里的第二台机器。

底片与安全护目镜

在进入另外一个大厅时,我们每人被分发了安全护目镜,因为我们马上可以看到生产相纸底片的机器。这些底片中被装入显影的化学混合物。底片在正确的方向弹出,对于化学物质的显影的均匀分布非常重要。

大量的生产在这仅存的6台机器中进行。

以极其高强度的工作着。

在机器的边上,你可以看上指针疯狂的运转着。

这台机器上布满各种压力表

并不是所有的出品都能通过检验,这些是废弃品

未完待续…..

特别感谢:本篇由已赴美国留学的net童鞋翻译,话说翻译前还在国内呢,现在我终于有时间发出了,惭愧,非常感谢net,祝你学业有成,早日归国:)

  1. 虽然效果还不理想~但是他们确实不容易~还是要支持!

    • 我现在看这篇才体会到当初你说你那篇游记不可太张扬的原因。原来之前TIP保密工作做得那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