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Impossible Project – Open House 2011(下)

我们下楼前往另一个阶段的制造过程,是在建筑的另一层。

 

 

 

 

 

 

 

 

 

 

透过窗望出去

在走廊上我们看到一些告示牌,这块板大部分都空着,各个栏下写着最新消息、空缺职位、个人资料等。这块牌提示你这曾是一个容纳1200人的厂房,这里出品的相纸销往世界各地,拍下假期、团聚和笑脸。

电池

电池工厂是宝丽来首批倒闭的工厂之一,幸运的是现在的TIP已经找到了新的供应伙伴。

这是一块“不可能”电池,你可以看到电路线连接着两个小袋子,这就是电池了

所有的电池都是经过不可能成员的手检后,才能进入相纸暗盒

说到塑料相纸暗盒,组装的步骤是塑料的相纸暗盒,电池放入暗盒,然后放入底片。别看这台机器图片上好像很小,实际上是个大家伙。

两台机器在同时运作。这需要人工操作,因为在TIP购买它之前,这台机器的全自动灌装系统被拆毁了。好消息的是新机器已经在制作中了。

这机器的产物是—— (译者注:眼熟吗?这是相纸盒的底部!)

工厂的一切出品都需要质检,而这一切发生在这样一个大厅里。

我们来到这座工厂里最重要的房间,看到让人感到揪心的画面——这个框里是宝丽来全盛时期所有的相纸盒(译者注:有4X5,packfilm,type80,1200……)

大厅里全是机器,有些并没有在运转喔

这台超大的机器在生产相纸的箔(译者注:应该是相纸背部的黑色部分)

可以看到运转过程

规模很大

我们向导维贝克先生在展示相纸的构造,要制作出最佳相纸必须特别小心箔和负片的位置,失之毫厘,则谬以千里

大厅里的一扇门,实际上还有一扇门,但当一扇开启时,另一扇必须关闭,这是一间不允许光线进入的房间。

沟通是通过这只麦克风,所以说,房间里有人?

还是麦克风

另一台机器:小心那些充满化学混合物的细长片

在等待变成真正影像的细长片(译者注:这应该是药包,即宝丽来白框的底部)

高到房顶的传送带上是相纸暗盒

在他们进入之前还需要添加一些东西

那么是什么东西呢?

现在你看见咯~这好像是在加入金属弹簧片(译者注:用过宝丽来自动吐片相纸的童鞋应该不陌生吧?)

TIP成员在检查底片的质量,频率是一天3-4次,如果新材料出现什么问题,这家伙会是第一个知道的

TIP仍在沿用宝丽来的质检标准,这个版本是2004年11月的

黑卡在此刻加入(译者注:原来是随机的图案呢)

近距离拍一张

看起来很难操作

相纸已经初见雏形,现在密封包装中

折叠式的保护层(译者注:这是相纸开口处)

固定住,所有步骤都是自动的。这个步骤意味着包装完成,相纸即将前往维也纳入库。

安全球面镜随处可见,现在反射的是包装时的画面。

货架上的相纸在等待包装

大纸箱堆放着

喂我!

这张照片的意思是…他们不丢弃任何一个宝丽来部件

即影即有底片的生产没有“停止”,只是延迟了

大量的相纸

看起来是最后一刻的检查

今天我们包装什么呢?喔,是我们最新的PX680 FF

成品已经蓄势待发

我能带走一包嘛?

就一个,谢谢!!

安全指示随处可见,质量控制指示也是

未被质检雷达扫描到的几包相纸?可惜没逃过..

在TIP成员批准后,相纸们就要坐上电梯离开了

参观完,本准备回家,没想到结尾还有个大惊喜!接下来会是一个工厂中最神秘的部分

照片里是大厅的左边

这个部分你通常是看不到的!

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生产出相纸

你能看见天花板的棕色边缘吗?这是属于过去的宝丽来

看起来机器可以随时运转起来,在无遮挡的情况下,你能看到一个门

这就是技术人员呆的地方,看起来像个狭小的潜水艇机房。左侧的百叶窗总是关闭着,以保护人员安全。

换个角度看看这个机器

联络麦克风

还好不是所有的宝丽来工厂都立即报废设备,因为一旦发生这种情况,制造新机器是困难的。这里许多设备是世界各地的宝丽来工厂保存下来的,发出人对机器十分小心,也给TIP寄来了许多文件。TIP小组对此表示十分感激。

文档

如何做到

参观已经接近尾声,我们又回到了食堂。电视里播放着“如何做到”的短片,如果你没能亲身参观工厂,我强烈建议您观看这个短片(在北美和欧洲等频道播出),短片主要讲述“不可能任务”的故事。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2M02GJy9Kuo/

在不可能,一切都是可能的。

这张纸条代表了TIP的信念。

即影即有的未来才刚刚开始….

时间线

1965年  宝丽来公司在荷兰的恩斯赫德建立工厂。

2006年  宝丽来公司停止生产相机。

2007年  宝丽来公司决定停止底片的生产,同时准备关闭剩余的美国、墨西哥、荷兰工厂。

2008年   “不可能任务”在关键时刻买下了荷兰的恩斯赫德工厂。

2010年  “不可能任务”生产出黑白和彩色相纸。

2011年  “不可能任务”开放厂房供爱好者参观。

2012年  下一个目标:在Photokina大会上展示“不可能任务”的新相机。

回顾

采访的收获当然有好有坏,相信每一间工厂的参观都是不太愉快的,你知道那些嘈杂声和灰尘是多么恼人,但我印象深刻的是他们在两三年的时间内做出的这番成就,他们真的面临了许多挑战——老旧甚至报废的设备,不准再制造的化学剂等等,他们下了很大的赌注在延续即影即有的故事。

博物馆?

问答过程撞击出许多火花,我非常高兴看到同好们的互动,因为你能从每一位身上学习到不同的东西。一个让人高兴的议题是收集宝丽来相机和宣传材料,并在工厂里建立一个博物馆。我听一个成员说,在2005年到2006年期间,大规模的裁员导致一些宝丽来“纪念品”被带走,前职员们是不是可以将他们捐赠给TIP呢?虽然现在一切都是念头,但我相信这些美好的愿望都能成真。

后记

10月14日TIP再次开放工厂供大家参观,有兴趣的童鞋在10月7日前发信到openhouse@the-impossible-project.com申请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