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Emilie Le Fellic


Emilie Le Fellic(法),目前居住在巴黎的宝丽来摄影师,出过一本宝丽来画册。她的照片一眼望去充盈着宝丽来经典的蓝调,原因是她最爱用timezero、 669和IDUV底片拍摄。她也是个颇具实验精神的女生,拼贴、转印、刮相、涂鸦等技巧玩得相当娴熟,加上自身浓郁的法式情调,每张照片带着可爱的小心思。
阅读全文»

#19 Grant Hamilton


Grant Hamilton(美),宝丽来摄影师兼《TIMEZERO》电影导演。他在2006年购买了第一台SX70相机,专注于发现平凡中的美丽。他最有名的一 套系列名为“Geometries”(几何),缤纷的色彩让人很难联想到这些照片拍自公车站台或道路阶梯边。我很中意许多照片组合起来的样子,600相纸的饱和度如此讨人喜欢。 阅读全文»

#18 His & Hers

Dave Tuttle(his)和Whitney Johnson(hers)是一对儿生活在俄勒冈州的情侣,他们喜欢用宝丽来拍摄对方,并利用各种道具制造“男女大不同”的有趣影像。“His”主要使用sx70拍摄,“hers”则偏爱SLR680。他俩喜爱即影即有的原因也不尽相同:“his”说“看着宝丽来在手中慢慢显影的部分是最棒的,那些底片的缺陷也很好,完美并不存在,我乐于见到这点”。“hers”则说“2004年,从我拍摄的第一秒开始,便陷入宝丽来的魔力中。每一次拍摄都是独特且不可预知的,pola不真实的色彩如此吸引。” 阅读全文»

#17 Aoi Kotsuhiroi:暗黑灵魂搜集者

旅居法国的日裔首饰设计师Aoi Kotsuhiroi异常低调,几乎没人见过她的真颜。她运用头发、未打磨的天然矿石、瓷骷髅头、水晶等打造暗黑系首饰,叫人看后不禁倒吸一口冷气。让我们感兴趣的是,Aoi Kotsuhiroi的产品图片几乎都是用宝丽来4X5黑白底片拍摄,她形容宝丽来的底片“像是日本俳句和光中的油墨”,带给她无尽的灵感。 阅读全文»

#16 Carlo Van de Roer:灵光宝丽来

4月16日至5月14日,美国洛杉矶M+B Gallery展出Carlo Van de Roer的灵光宝丽来系列“the portrait machine”。

Carlo Van de Roer1975年出生于新西兰惠灵顿,大学主修摄影。24岁离开家乡,在中美洲或其他类似地方飘荡一阵后,最终选择纽约停留。他之前的project“Swim”和“Orbs”十分有趣,而始于2008年的“the portrait machine”系列终于在2011年与大家见面。这个基于auracam(auracam号称结合Kirlian摄影、生物回馈测量等,可测量出身体电磁波通过时所传递能量和灵光,本次展出的宝丽来片全部由aura cam 6000型拍摄)的计划一开始就带点神秘色彩,展示人的灵气?这个多年前在国内昙花一现的“伪科学”话题,似乎早就被我们遗忘。 阅读全文»

#15 Julian Schnabel的波拉影像(下)

其实施纳贝尔在用照相机聚焦自己的生活时,就是在本质上对自己生存的质询:

我是谁?为什么我生活在这里,在此时?这些都会引起我们对生活死的思考,包括画面中出现的他的父亲(去世于2004年)以及他的朋友图克·基里。时间在这里静止了,凝固了。照片回到了过去,拒绝和逃离了死亡。这是施纳贝尔全部作品的中心主题所在。正如他在一次访谈中所说:“我们都是自己身体的囚徒,是死亡和自然的囚徒。尽管通过艺术我们可以逃离,但是对于我来说,主要就是面对即将来临的死亡。” 阅读全文»

#15 Julian Schnabel的波拉影像(上)

朱利安·施纳贝尔(Julian Schnabel,1951— )出生于纽约,生活在长岛的蒙托克。1965年,他和双亲移居德克萨斯的布朗斯威尔,后来进入休斯敦大学就读。1974年,他回到纽约,在惠特尼博物馆参与独立研究课程。 阅读全文»

#14 William Wegman:因狗成名

蔡康永曾说“William Wegman的狗照片,售价超过车!”这位因狗成名的摄影师,已经与他的犬肖像照片一起成为当代摄影的一部分。 阅读全文»

#13 Lina Scheynius:性、谎言和宝丽来

Lina Scheynius出生在瑞典,有着一副硬朗的德国女人的脸。她的镜头常常对准自己、朋友和家人。这些听起来平淡的照片,却看起来像是一场梦境或电影剧照。 阅读全文»

#12 Paolo Roversi“宝丽来相纸用完之日,就是我的末日”

宝丽来8×10 英寸相纸自1980 年问世。它成就了Paolo Roversi 与众不同的画质摄影风格,但是随着两年前宝丽来停止生产底片,Roversi 的创作生涯面临重要的转折点:是坚持自己的技术,还是向数码摄影投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