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VOGUE×宝丽来研究所:宝丽来图片展

眼神、手势还是台词
电影里如风掠过
你念念不忘的是哪个动作
多年后在某个蹩脚剧里重温
那些被遗忘的镜头又涌回身体
是已经经过?还是未曾邂逅?
该感谢的,是光影转换时
落下的泪
是热的

新年伊始,宝丽来研究所与VOGUE联合发起宝丽来图片展「遗忘的镜头」,目前已吸引到来自英国、香港、北京、上海等各地宝丽来玩家参与。 阅读全文»

宝丽来风琴机\Pack film机电池改装(番外)- 黑线(负极)断掉的解决办法

上世纪60年代第一台自动风琴机诞生的时候,美国佬肯定没想到这种拉风的机子过了将近50年还能继续拉风,再加上是量产机型的缘故,一般家庭不会很珍惜的,所以自动风琴机的保存条件可想而知。研究所时常会拿到一些仿佛从地震现场扒出来的机器。灰尘、铁锈、霉斑什么的都是家常便饭了,偶尔电池舱的电线还会很帅气地断掉,尤其是黑色的负极电线,最容易锈掉——当然这和电解反应有关系,负极容易电解锈掉——一旦断掉怎么办?看这里。 阅读全文»

Every day a new Pola!(2月14日更新)

也许只有宝丽来才能让人忘了“世界末日”,不是吗?当我第一眼看到柏林Seltmann & Söhne出版的2012 Poladarium日历时,我就是这么想的。这本日历就像是过去奶奶挂在厨房的老旧物件,每天撕下一页(没错!那也是一张宝丽来片),每一天都是新的宝丽来。

2011年年初,Slanted magazine向全球宝丽来爱好者征集宝丽来片,倾尽一年时间,只为2012 Poladarium日历中每一张都是精品(事实上,这次活动吸引到了Olaf Heine、Diana Scheunemann、Antonina Gern、Uwe Düttmann等多位摄影师)。 阅读全文»

Polaroid 自动风琴机购买指南

Polaroid 自动风琴机,全称Polaroid automatic land camera,可通用Fuji生产的一次成像撕拉片,拍摄完毕后需要玩家手动将照片从相机中抽出。与一般人概念中一按快门就会自动吐片的SX-70类型宝丽来相机并不相同。也许你会觉得它是在20世纪就被淘汰的古董?其实不然。

1963年,Polaroid公司推出了世界上第一台具有电子快门的自动风琴机 Model 100,之后再发展到专业手动风琴机,不管哪一款,在很多专业摄影师心中都一直占有着很重要的地位。由于风琴机(以配套相纸)的价格相对较低、相纸选择性较多、玩法多样的缘故,近期又开始流行起来。

而对于刚接触到风琴机的玩家来说,如何选择一台适合自己的自动风琴机是一件很头疼的事情。本文将从4大系列自动风琴机的共同特点入手,提供三条选择主线,帮助新手快速了解自动风琴机之间的参数差别,从大约40款自动风琴机中找到自己适合的满意机型。 阅读全文»

TIP相纸各种问题汇总解释

 

“我用的是PX680\PX600 UV+,
老板说这是最新版的相纸,但是为什么照出来会这样?
为什么有些相片上面有褐色的小三角区域没有显影?
为什么有些相片两边或者一整边都是褐色的?
为什么要避光显影?
为什么有雪花斑?
为什么会褪色?
……………”

等等等等
今日研究所简单汇总解释一下。 阅读全文»

宝丽来后背之哈苏篇

1948年,哈苏(hasselblad)发布首台中画幅单镜头反光相机1600F并开始进入一般摄影领域;同年,宝丽来发布首台即时显影相机 Polaroid Model 95,宣告即时显影正式进入消费市场。几十年来,哈苏在中画幅领域一直有无可非议的重要地位,而宝丽来则已成为了即时显影的代名词。 阅读全文»

「再会·宝丽来」杨弘迅上海个展

青年摄影师杨弘迅近年的创作多以宝丽来为载体。2010年,他在北京、广州、珠海三地的个展巡回展「再会·宝丽来」,展出了他近五年来创作的十几组宝丽来原片,从日常静物、动物标本、黑白城市到公众人物及朋友的肖像。

「再会·宝丽来」杨弘迅个展与当今摄影界的潮流完全相反。它不以巨幅为美,不强调视觉冲击力,没有Photoshop后期制作,它用数百张宝丽来原片,组成史上最细小的展览。在去年的广州个展期间,杨弘迅发布了《柒右贰分之壹》宝丽来限量版画册,以8个小本的形式呈现8个主题,接近宝丽来原片大小的图片,真实再现宝丽来特质。

2011年「再会·宝丽来」在鲲鲤国际影廊举办的上海个展,由全球即时摄影项目The Impossible Project倾力支持。展览将展出杨弘迅用The Impossible Project相纸进行的一系列新创作,展览开幕当晚还将举行“非数字即时摄影”分享会。 阅读全文»

Gaku Freeman:Slow Lane Polaroid Exhibition

Slow Lane,意思是高速公路的慢行线。这是香港宝丽来摄影师Gaku freeman从2004 – 2008年间在东京,香港,广州和上海的宝丽来漫游记录。

在繁忙的大城市里,大家行色匆匆,身边的一事一物又有多少早已被自己所遗忘?离开熟悉的城市大街,拿着宝丽来相机深入城市的迷宫,在各种偶遇下,发现隐藏的过去和被我们遗忘的日常风景。漫游是一场无法预计的旅程,当中有疑惑,有失望,也有惊喜,走到最后,浑身是汗,筋疲力竭。当中的过程不是每分每刻都看到有趣的东西,但一个漫游者需要接受当中的平淡,需要向一个未知的地方走出第一步。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七回八转,心情起伏跌宕,在平淡中发现心中的风景,在城市的迷宫中找到出路,这个就是漫游,也是人生。每一个在城市偶遇的风景,每一个不经意的发现,其实才是最真实的城市面貌。 阅读全文»

Helmut Newton Polaroids

6月9日,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摄影师Helmut Newton(1920-2004)的宝丽来作品在柏林亮相。这是第一次,300多幅Helmut Newton宝丽来原片汇集一堂,“虽然宝丽来受到数码技术的彻底颠覆,但使用过宝丽来的人们不会忘记底片的气味和出片那刻的激动。”本次策展人Matthias Harder说。 阅读全文»

#17 Aoi Kotsuhiroi:暗黑灵魂搜集者

旅居法国的日裔首饰设计师Aoi Kotsuhiroi异常低调,几乎没人见过她的真颜。她运用头发、未打磨的天然矿石、瓷骷髅头、水晶等打造暗黑系首饰,叫人看后不禁倒吸一口冷气。让我们感兴趣的是,Aoi Kotsuhiroi的产品图片几乎都是用宝丽来4X5黑白底片拍摄,她形容宝丽来的底片“像是日本俳句和光中的油墨”,带给她无尽的灵感。 阅读全文»